优美都市小說 楚後討論-第八十二章 喜事鑒賞

Home / 言情小說 / 优美都市小說 楚後討論-第八十二章 喜事鑒賞

楚後
小說推薦楚後楚后
年节的爆竹噼里啪啦渐渐散去,出了正月,日子过得飞快,楚昭的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嫩绿莹翠一片。
“阿棠小姐又送来了信。”阿乐拿着厚厚一封信进来说。
今日没有大朝会,楚昭难得偷懒,睡到天大亮才起,起来后穿着家常小衣裙, 随便挽了头发,坐在窗边练字。
听到阿乐的话,她放下笔,伸手接过来。
“快看看,是不是婚事要定下了?”阿乐坐在对面,好奇地问。
楚棠年节的时候去了书院,刚到书院的时候送来一封平安信, 这是第二封来信。
楚昭打开信, 看到楚棠先写了家里人的近况。
楚岚现在一心当圣贤,身外财都抛却了,功名更不放在眼里,著书立传广收门徒,力争要在青史上留下名号——不是皇后外戚的名号。
“不过父亲并不忌讳谈及叔父和你,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埋怨,当然,也没有以皇后长辈身份耀武扬威高高在上。”
楚岚表明楚氏一心为国为民,死而后已, 楚岺为国捐躯,皇后也没有辜负先帝托付,延续了楚氏勇武, 就是再多读点书就更好。
楚岚的原话是“从小生活在军中, 荒废了学业, 要是早点送回家,能教她多读些书。”
听到的人都说皇后正是在军中学了一身本事,所以才能不负先帝依托,战西凉平叛乱。
“文武双全更好。”楚岚肃容说,“身为一国之后,治天下比安天下更难。”
表现了一个长辈对晚辈的严苛,也表明了期待。
当然,也有人提议该请楚岚进京入朝,先有楚岺武安邦,现有楚岚文定国。
楚岚断然不许再提这种话,表明他只是会读书,并不会治世,不仅自己不会入朝,儿子们也不会。
能将书院传承,教书授业解惑,为此哪怕散尽家财,他们父子此生足矣。
这些话以及真切的表现,让楚岚的威望在当地更盛,其他地方的读书人也纷纷前来拜会求学。
“父亲是真的以此为志。”楚棠信中词句带着笑意,“这是父亲找到的最安全最满意的志向。”
楚岚的确是贪图名利,这也没什么,人人都难免心存贪念欲望,但那一世楚岚把志向不如意怪罪楚岺, 又一心要从楚岺身上得名利,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世道人心险恶,一脚踏入泥潭,自寻死路。
这一世他被吓到了,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也知道了自己擅长什么,该做什么。
楚昭笑了笑,将这张信纸放下,看下一张。
楚棠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跟着楚岚走访当地,有世家也有普通民众,楚岚的学子以及同道读书人,出身不等,楚岚皆一概视之——当他获得了声望后,心满意足反而心态平和,不以家世地位看待他人。
“这里的女子们也都很熟悉皇后你,从当初的楚园文会到现在,大家都一直津津乐道。”
楚棠在信中描述,所以她决定效仿当初,也举办一次谯山书院女子文会。
“原本是为了跟她们拉近关系,小小玩乐一下,没想到传开了,除了当地,四周的女子们也都闻讯而来。”
“我干脆把它办大了,足足比试了半个月,现在我正和大家将文会集结成册,送来给你看。”
写到这里,楚棠又笔锋一转。
“你记得题墨宝,再让京城的人们传阅,这是我提前暗示大家的,大家为此欢喜若狂,那些男子们也蜂拥而至——虽然输了丢人丢到京城,但赢了也能被京城人看到,哪个读书人不希望声名远扬。”
楚昭看到这里抿嘴一笑,再放下这张信纸,看下一张。
而除了热闹,楚棠也借着这次熟悉了当地的世家,民众。
“皇后在民间的声望盛极,虽然有很多人觉得皇后干政颇有非议,但更多的人都以皇后为荣。”
“此一次文会后,女子们都觉得跟皇后你更亲近了。”
楚昭嘴角再次弯弯。
“怎么样怎么样?阿棠对那個公子满意吗?”阿乐看到她笑了,急急问。
楚昭唉叹气一声。
阿乐紧张问:“怎么?没看上啊?”说罢撇嘴,“阿棠小姐心气本就可高了,现在身份不一般,哪能轻易看上别人。”
楚昭笑了,说:“我是叹气,国姨忙与政务,写了两张纸了,还没说到自己的儿女之事。”
阿乐听懂了,也笑了,她知道楚棠现在如同楚昭行走在民间的一双眼,眼里有大世界。
楚昭再低头看第三张,一笑:“这张写到了,她啊——要准备结亲了。”
阿乐啊一声站起来,难掩激动紧张又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吗?”
真的,楚昭看着信,楚棠说,她刚回去就见到了这个公子,家宴上,以楚岚亲传弟子的身份出席。
公子拘谨沉默,楚棠感觉平平,直到文会结束——
她虽然是郡主,要办文会也没那么顺利,楚岚清高,唯恐被人说博声望或者谄媚皇后,不阻拦,也不帮忙,楚柯对文会心有余悸,煽动两个弟弟反对,不帮忙还添乱,她虽然带了小兔他们,但小兔等人杀人刺探是好手,办文会是一点都帮不上。
那位公子默默地替她跑前跑后,还请了很多好友帮忙说服家里,让家里的姐妹们参加。
而这些事,还都是瞒着楚棠做的。
直到文会结束后,楚柯跟她吵架才说出来。
楚棠便约了那位公子,来感谢他,以及直白地笑问他是不是为了取悦自己。
那公子摇头又点头。
“他说,的确是为我才帮忙,但不是为了取悦我,而是想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他心悦的要结发一生的妻。”
楚棠的笔尖写到这里时,一定跟着她的心在跳动,她写——
“他说,我是。”
“他说,主办一场女子文会的阿棠小姐,跟他想象中的新贵郡主完全不同,这位小姐并不是为了站在人前众星捧月令人不得不注目,她机敏聪慧,进退有度,豁朗又狡黠,她退在人后,却如玉石一般温润夺目。”
“他还为她画了一幅画,是她坐在花厅里看几个女子比试,画中的她,在他笔下闪闪发亮。”楚昭对阿乐轻声说。
阿乐听得入神,期间忍不住用手捂住脸“这么羞人的话,怎么说得出来!”又嗔怪,“阿棠小姐怎么把这些话写这么详细!谁要听!”
说是不要听,听到有画,立刻双眼闪闪亮问:“画呢?画呢?”
楚昭道:“这画是阿棠的珍藏,怎么可能给我们送来。”
阿乐哼哼:“阿棠小姐最喜欢炫耀,说不定真送来让我们羡慕一下呢。”
楚昭也被她逗笑了。
楚棠当然不是在炫耀,而是欢喜不自禁,真正欢喜的时候恨不得让所有人都感受到她的喜欢。
“所以是两情相悦了。”阿乐道,松了口气,“阿棠小姐真要嫁人了啊。”
楚昭看着信上,楚棠说,最近就不回京城了,看了六月的吉日成亲,然后过年的时候,她和丈夫,跟随楚岚一家人一起回京来参加皇后。
“啊呀。”阿乐抚掌,“也就两个月了,阿棠小姐成亲的贺礼要准备了。”
楚昭含笑点头,阿乐坐不住了,在屋子里团团转。
“这可要好好准备,我们家第一个小姐出嫁呢。”她说道,话说完又看楚昭,微微怔了怔,其实应该是阿昭第一个出嫁,但那不一样,皇后的婚礼,是朝廷准备的,她什么都不用做。
不对,不对,那不是出嫁,小姐还没嫁人呢。
更不对了,那小姐以后还能嫁人吗?
阿乐呆呆时,门外有声音传来。
“楚姐姐——”
阿乐呆呆看去,看到一个男孩子在门口微微探身向内看。
“阿羽来了。”楚昭笑道。
萧羽迈进来,问:“姐姐你在做什么?”越过阿乐时,被她盯着自己的样子吸引,不由也看着她,“阿乐,伱看我做什么?”
阿乐动了动嘴唇,似乎没回过神,也不知道喃喃什么。
“她是接到好消息,又忙又乱,脑子昏掉了。”楚昭笑道,示意萧羽来身边坐。
萧羽不再理会阿乐,高兴道:“啊,好消息,太好了!”
楚昭被他逗笑了,戳了戳他的额头:“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太好了。”
萧羽在她身边坐下来,认真道:“姐姐的好消息当然就是太好了!”
楚昭一笑,指了指面前的信,道:“我堂姐,阿棠,要成亲了。”
Bodychange
萧羽大喜:“真的吗?恭喜阿棠姐姐!”
真好,嫁人了就成了别人家的人,姐姐的家人又少一个,他和姐姐就更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