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辭職去當玄術師笔趣-第八十八章:富有同情心的凡人相伴

Home / 懸疑小說 / 优美都市异能 辭職去當玄術師笔趣-第八十八章:富有同情心的凡人相伴

辭職去當玄術師
小說推薦辭職去當玄術師辞职去当玄术师
“这俩大哥挺幽默…好像跟你们家很熟。”陈枫随意摆手指了指远去的牛头马面说道。
宋渃雪拿出手绢擦拭着手说道:“我之前说过我们玄术师与地府的阴差是盟友关系,或多或少也会有些接触。话说回来,你真想当灵魂摆渡者?我猜你应该不是单纯的喜欢驾车,而是另有目的。”
陈枫轻轻笑了笑,“嗯”了一声。
“为了那只女鬼?”
陈枫又点点头。
“你说你的行事风格是言出必行,承诺让对方平安地归入地府就要说到做到。但假设那女鬼真的是被阴差带回地府,就算你救了出来又将她送回地府,结局还不是一样吗?”
“不,刚刚你没听牛头怎么说的吗?只要是被阴差抓回去的鬼魂就会被打入地狱,那如果我将已被拘押的鬼魂带回阳间,再让鬼魂以主动、正常的方式归入地府,那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让潇潇她免除地狱之苦即可再度轮回了?”
宋渃雪哼笑一声说道:“你不会那么天真吧,犯了事,始终都会受到处罚。”
“所以我才选择当灵魂摆渡者,试着掌握地府司法机关的运作,寻找当中的漏洞,帮助无辜的鬼魂平安轮回。我想的是不能让一个只是因为有心结被迫留在阳间的鬼魂被视为出逃鬼魂,如果只是心愿未了被无差别打入地狱的话,这也太可怜了。”
“那你又如何知道你帮助的鬼魂真的是单纯的心事未了,而不是只想逃避地府的审判?如果为了这番还得了解鬼魂的身世背景,那么你处理一宗事件的工作量也太大了。”
陈枫沉默了一会又说道:“一番伟业需要从不可能的小事开始,希望我的行为能够影响、改变地府的司法制度…毕竟我爷爷是判官嘛。”
陈枫的行为,宋渃雪一开始只是认为这家伙比较心善;但如今他的一番话,让宋渃雪对陈枫有了新的认识。
她觉得陈枫有些狂妄,有些痴人说梦。一个运作了上千百年的地府怎么可能因为你一个凡人的看法而作出改变,就算自己的爷爷是判官也不管用,因为这件事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宋渃雪没有回话,而是掏出一张符纸折成三角形,放在了地上陷入昏迷的大学生手中。
“我们走吧,破晓之时这里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这名年轻人也会醒来,就让他在这里睡一觉吧。”
陈枫跟了上去,道:“原来你还有符纸。我以为你把所有符纸都给我,导致自己只能用拳脚功夫。”
宋渃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这些符纸大部分都是空白的,每次画符都要指尖精血…我才没你那么白痴。”
陈枫回头看了看大学生,又说道:“把他留在这,没问题吗?”
“他现在只是因被鬼附身,自身的五行失衡才昏迷不醒。我给了张聚阳符给他,让他尽快在阴盛阳衰的局面中恢复过来,等太阳升起之时,他会醒来。”
“我是说,留他一个人在公园里,会不会被坏人劫财或者是噶腰子之类。”
“我是玄术师,我做好了驱魔抓鬼的本分,其他不在我考虑范围内。这是我爷爷从小教导我们的……你去哪?”
还没等宋渃雪说完,陈枫跑了回去。
超能廢品王 小說
“我想把他带回出租屋里,我不管他就真的没人管他了。”陈枫边跑边回头回应道。
宋渃雪愣在原地,看着陈枫将地上的大学生背在背上,看他那吃力的模样,自己心中五味杂陈。在她从小在史宽的教育下,在自己的认知中,陈枫的行为属实难以理解;她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不是做好自己玄术师的本分就足够了吗?
直到陈枫将大学生放在轿车后座之后,宋渃雪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这么做不觉得累吗?”
“累,不过作为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你可能对现社会环境不太懂,一个人倒在户外还是挺危险的。”
“不,我是说为无辜的鬼魂做的那些事。”
陈枫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走到墙边的寻人启事旁。
“这个面孔有没有觉得很眼熟。”陈枫指了指寻人启事上的年轻人说道。
宋渃雪瞧了瞧,稍微摇摇头道:“不认识,他应该不是林嵩。”
陈枫笑了笑道:“他当然不是林嵩,寻人启事上有他的名字。我的意思是我见过这个年轻人,就在刚才。”
“你是说在林嵩麾下的群鬼中,你见到过这年轻人的鬼魂?”
“不错。这个年轻人很不幸成为了林嵩的手下,而这个年轻人即将面对的命运是什么我想你也知道——就是被打入地狱。那么我想问你,这个年轻人犯什么事了;他成为林嵩的手下是遭了林嵩的毒手,现在被牛头马面被视为出逃鬼魂处理。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年轻人死得很冤吗,被打入地府不觉得惨绝人寰吗?”
宋渃雪眼神躲闪了一下,又说道:“即便如此,单凭你一个凡人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你插手地府的事,连你也会万劫不复。”
“我也清楚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就是想试一试。世人可以说我是圣母、是白莲花,你也可以说我是白痴;但试想一下,如果,我说如果…如果哪天你哥哥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但这次意外使得你的亡兄不肯归入地府,因为他实在是太年轻,有很多不甘。直到某天,地府的阴差来抓拿他,说要他去受地狱之苦,这仅仅是因为他是被阴差押回去。你哥哥没有错,他只是因为眷恋而不想离开阳间,但却被视为犯了重罪的亡魂。作为家人的你,你有何感想。”
“我明白你心中所想,但我不理解,是什么原因会让你有这种想法?”
“你问我是什么原因会让我如此的白痴,我可以回答你,我不但是一名鬼见愁的玄术师外,我还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凡人。”
陈枫的一番话,似乎动摇了宋渃雪在史宽教育下的价值观,原来人还有这样一种纯洁的情感;只是单单不想看到有鬼魂含冤,就竟想做出如此大无畏之事,这行为如同佛祖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简直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此时的宋渃雪心中有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多次不由地躲避陈枫炽热又坚定的眼神;不仅如此,脸蛋和额头也有些滚烫,一阵羞涩之情莫名其妙就涌了上来。
她索性背对着陈枫,说道:“说完了吗,说完就走吧…我有些累了。”
陈枫看着宋渃雪绕过车头从副驾驶上了车,自己站在原地却回味起刚刚自己说的话。
“我不但是一名鬼见愁的玄术师外,我还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凡人。我操,这句话贼帅,我都佩服我自己。”心中美美回味一番后,陈枫才回到车里。
回到车上,陈枫一顿操作发动了汽车,在放手刹之时,陈枫看到了宋渃雪的脸颊上有一道泪痕。
陈枫有些懵,难道是刚才自己那她刚刚作比喻运用过头了?
“宋小姐…你哭了?如果是我刚刚的比喻…”
陈枫一开口,宋渃雪就稍微撇过头朝向窗外说道:“不关你的事…只是我想起了我母亲。”
此时天空传来一声滚滚的闷雷,雷声过后,窗外就滴滴哒哒落起来雨滴,很快哗哗下来了暴雨。
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让陈枫暂时停止驱车,熄了火拉回了手刹。
“你母亲发生了事,为什么想起你母亲会让你流泪?”
“十多年前我母亲就去世了。”
“是这样…抱歉。是我刚刚的话让你联想到了什么吗?”
面向窗外的宋渃雪轻轻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接着面向陈枫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爷爷、父亲和兄长都是姓史,而我却姓宋?”
陈枫以轻“嗯”一声作为回应。
“宋姓,是我母亲的姓氏,是我主动更改了我的原姓。”
“我猜你更改了你的姓氏,是为了祭奠你的母亲?”
“不仅如此,更是牢记我当初的誓言。”
“你当初许诺了什么?”
“找出杀害我母亲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