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束脩 雨還休-第二十章 成爲奴僕鑒賞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都市言情 束脩 雨還休-第二十章 成爲奴僕鑒賞

束脩
小說推薦束脩束修
“你想怎么样?”尸王无所畏惧,“是将我大卸八块,还是千刀万剐?”
戏尘盯着眼前的凶手,思绪随着尸王转动的眼珠跳到三日之前。
“戏尘,这件代表浮恩寺主持身份的袈裟,为师今日交给你保管。”忘旧法师慎重地将主持袈裟递到戏尘手中。
“师父这是何意?”戏尘不明。忘旧法师做事一向亲力亲为,下一任主持还没有选定,为什么要把主持袈裟交与他人保管?
“你若是不愿接管浮恩寺,那便替为师寻一可靠的小沙弥,待你助他坐稳浮恩寺的主持之位,你再行离去亦可!”忘旧法师坐在蒲团上,手里敲着木鱼。
戏尘意识到不对劲,在忘旧法师旁边跪下。“师父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为师……戏尘,答应师父,不要为了师父去报仇,好吗?”忘旧法师一脸祥和。
戏尘一把抢走忘旧法师手中的木鱼。“师父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人间烟火三十年,青灯古佛五十载。戏尘,人总归是要死的!”忘旧法师的修为从不用来维持青春与容颜,他选择剃度的那天,也选择了自然老去。如今,他已八十高龄。
“为师不怨天,也不恨任何人。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带着遗憾步入黄泉。”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戏尘的眼里全是困惑与慌乱。
忘旧法师慈爱地抚摸着戏尘那光滑的头顶。“为师一早便知道,你不属于浮恩寺,所以才一直不让你受和尚戒。”
戏尘泪眼婆娑。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的,师父待他,犹如亲生儿子!
都市无上仙医
“戏尘,你的修为早已在为师之上,浮恩寺太小了,你该去往更辽阔的天地!”忘旧法师笑容平和,“答应师父,不要为师父报仇,好吗?”
戏尘摇头,“不,师父,是谁伤了你,我一定要为你报仇!”他跪着爬到忘旧法师的怀里,紧紧地抱住这个将他养大的人。
忘旧法师叹了一口气,“是我自己!”
以忘旧法师的修为,想要治好身上的尸毒虽非易事,却也不是完全做不到。更何况,他宿在灵霄山。若是灵霄山五宗宗主得知他中了尸毒,又岂会放任不管?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自己不想活了!
忘旧法师用尽最后的修为维持生命来到灵霄山,不过是为了一个答案罢了!
但戏尘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他只是楞楞地望着忘旧法师那苍老的容颜。
烛光映照在忘旧法师塌陷的眼皮上,他对着戏尘笑了笑,接过木鱼,然后背过身继续节奏分明地敲着,一如他这五十年来的虔诚。
光影穿梭,所有的真相全都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林间有鸟飞过,清脆的叫声带回了戏尘的思绪。
他想通了一件事。
戏尘又拽了一把尸王的衣领,“我要你成为我的奴仆,一辈子供我驱策!”
“哈哈哈,小和尚,你脑子没毛病吧?”尸王忍不住嘲讽。
百里淢一听,“好主意啊,戏尘和尚,真亏你能想得出来。”
戏尘把手指咬破,鲜血滴在尸王的尸身裂痕上 ,一道道佛门咒枷缠绕住尸王。尸王这才真的相信,戏尘所言,绝非玩笑。
“臭和尚,你居然敢如此对我!你……”尸王话还没说完,大脑一阵刺痛,像是有成百上千根细针生生插入他的脑海。
“啊……”
嘶吼声惊飞山中鸟雀,尸王的双目一片茫然,天地万物旋转不停。他耳鸣了,意识也逐渐模糊。
“主人,请吩咐!”尸王重新睁眼。
百里淢叹为观止,“戏尘和尚,老实说,你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
戏尘一把推开百里淢挡过来的手,“什么隐藏,那不是还没有到真正需要小僧出手的时候吗?”
百里淢转身走向周小莺爷孙俩,“小莺姑娘,我们先送你们回去吧!”
周小莺一直站在远处等着,她本就打算请百里淢和戏尘帮忙送送爷爷和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着尸王的缘故,总感觉这一带不太安全。还好尸王被他们收服了,不然以后提心吊胆的,乡亲们的日子也是不好过。
“小莺姑娘家中可有闲置的男子衣裳,旧点不要紧,能穿就行!”百里淢看了看尸王身上那破烂不堪的碎布条,他可不想在大街上被一堆人围观。
周小莺也察觉到百里淢看尸王的目光,瞬间懂了他的意思。“有的,家父生前还有一套尚未穿过的衣服,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待会儿我翻出来给百里公子。”
“如此甚好,那这套衣服便权当是小莺姑娘的谢礼了!”百里淢点头。
“其实,我还有一事想请两位帮忙!”周小莺脸色微红,她看百里淢与戏尘没有拒绝的意思,大着胆子开口请求道:“最近村子里常有人失踪, 不知道是不是被妖怪抓走了,我一个弱女子,又不会法术,所以想请两位到村子里看看。”
百里淢与戏尘对视一眼,是蝙蝠精!
“你们村子确实有只妖怪!”百里淢表情浮夸地指向戏尘,“不过已经被我们的戏尘法师打伤了。”“法师”两个字还特地咬了重音。
“不过,那些被蝙蝠精抓去练功的人,已经救不回来了!”戏尘语气悲怆。生命就是这样脆弱,有时候悄无声息地就结束了!
周小莺听到戏尘的话,叹了一口气,接着她又说:“蝙蝠精?那如果你们走了,他又回来怎么办?”
“小莺姑娘放心,我们会将蝙蝠精抓住,再离开红岩村的!”戏尘双手合十。
“小莺,怎么不请两位恩公到家里吃顿晚饭?”周昌走得颤颤巍巍,忽然一头栽在地上。
“爷爷,爷爷……”周小莺焦急万分。
百里淢给周昌把了脉,淡定道:“无妨,只是昏睡过去了!”
周昌受此惊吓,心神损耗过大,加之年迈,放松下来之后反而昏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答暮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百里淢和戏尘把周昌扶起来放到了答暮的背上,考虑到周昌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他们飞行的速度不能太快。
突然,尸王停了下来,他使劲嗅了嗅,确定自己问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戏尘叫住他,“答暮……”
Yuri Sword Senki
尸王回头,把周昌放到地上。他拉起戏尘的袈裟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又沿着方才的气味寻了过去。
茂密的草丛被扒开,一个拳头大的老鼠洞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呵,敢情这蝙蝠精抢了臭老鼠的地盘,躲进老鼠窝里边去了!”百里淢本能般隔得老远。
戏尘拢起自己的白色袈裟,用力在红色血印上搓了一下,细嗅之下,果然还遗留有一丝气味。
“讲真的,你这尸王还挺好用的,要不,转让给我吧!”百里淢盘算着,要是有个尸王可以使唤,他以后就不用去接触那些讨厌的东西了。
“可以啊,就用这颗珠子换,怎么样?”戏尘掏出那颗可以当作夜明珠使用的珠子,在百里淢眼前晃了晃。
百里淢急忙伸手去抢,“用别的换,凤仙珠不成。”
“这珠子叫凤仙珠啊,难不成还是你的哪位旧情人送你的定情信物?”戏尘一脸坏笑。
“瞎说什么,这是师尊在我十三时,送我的生辰礼!”百里淢伸手抢回凤仙珠,“戏尘和尚六根不净啊!”
“既然如此重视这颗珠子,以后便不要再随意给别人了。”戏尘难得好心提醒,“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般好心,懂得物归原主的道理!”
“戏尘和尚,你也太小看我百里淢了。师尊赠予我的东西,又岂是别人说拿走便能拿走的?”
“你们还抓不抓蝙蝠精了,我爷爷待会儿便睡醒了,可别又吓着他!”周小莺气急,这俩人一说起话来,就没个完的时候。
娇艳的花朵出现在周小莺眼前,答暮不知何时采了一把蓝星花,塞在了周小莺的手里。
蓝星花与蓝雪花最大的不同是:蓝星花的花期较长,几乎全年开花,而蓝雪花只绽放于夏天与秋天,花期只有两季。
戏尘走到老鼠洞旁,顺着光线往里瞧,却只看到乌黑一片,其他什么也瞧不见。
“啧啧,蝙蝠精那般爱惜自己的毛发,如今躲在这脏兮兮的老鼠洞,也不知他是如何说服自己的。”
“给!”老鼠洞,百里淢说什么都不会自己动手挖,他将铲子递给戏尘。
金光乍现,戏尘将法力注入铲子,“答暮,你去挖!”
尸王接过铲子,随便几下就挖出了一条深邃的沟壑。老鼠洞分支很多,每一个小洞都残留有蝙蝠精的气息。尸王转头望向戏尘,等待下一步指示。
异侠 小说
戏尘接受到尸王的目光,眯眼思考,然后转头看百里淢。他觉得,这种费脑筋的事情还是交给百里淢吧!
灼灼的目光投向百里淢,百里淢双手交叉抱臂,略一沉思,他脑中闪过一计。一个响指,周昌陷入了深度睡眠。
百里淢眨巴眼睛征求周小莺的意见。“小莺姑娘,不知你愿不愿意为了除妖之事而小小地牺牲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