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第46章 暴君x寵妃(5)讀書

Home / 其他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第46章 暴君x寵妃(5)讀書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
小說推薦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快穿:财神下凡,软萌宿主又被迫花钱了
高全说完,见自家陛下没有动静,继续道:“可能过来要等一会儿,陛下稍等,奴才这就去叫。”
“罢了。”
谢京修摇头。
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把一个女子从沐浴中拉出来,多少不合适。
“等她弄好,再叫她过来。”
高全:“诺。”
他还是头一次见自家陛下,这样有耐心的。
或许,对这位冷宫出来的娘娘的态度,要更好一些了。
毕竟,这位娘娘可是什么都没做,就把他家陛下引去了冷宫,把人捞出来了。
正在沐浴的阮星,打了个喷嚏。
若是她知道高全此时的想法,一定大呼冤枉!
她不是什么都没做!她做了!
她想要谢京修的皇位。
·
阮星沐浴穿衣完,被宫女拉着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就被高全领到了御书房。
解三千 小說
“陛下,娘娘来了。”
谢京修听见高全的声音,才松开因为疼痛锁紧的眉头,抬头看向阮星。
一身浅青色衣裳穿在她身上,肌肤雪白,眸光清澈,那一瞬,谢京修仿佛瞥见了月光。
只能说,这女子打扮一下,更好看了。
这一刻,这个女子,也让他对仙女这个词汇,有了实感。
不过,惊艳过后,谢京修很快回到了他关注的问题上。
果然,她出现了,他的头又不疼了。
谢京修沉了沉眸色。
再次看向阮星,谢京修发现自己想要问她的问题,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好要怎样开口。
于是,他干脆不问了。
对阮星说了一个‘坐’字之后,就低头开始批阅之前的奏折。
阮星坐在椅子上,被当了一会儿空气之后,她发现她又饿了。
哎。
阮星觉得,这真的不怪她。
实在是,莲子不顶饱。
在古代真的不能胃穿孔。
这样想着,阮星偏头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
天色尚早。
她收回视线,看向坐在龙椅中批阅奏折的男子。
他长得很俊美。
气质——很不好惹。
“陛下,是不是该用膳了?”
谢京修听了阮星的话,有些忍不住的看了阮星一眼。
她态度依旧自然。
一双漂亮的眸子,依旧清澈水润。
只是,她是怎么能如此自然的对一个‘暴君’,问出这个问题的?
不应该在他面前瑟瑟发抖吗?
这让看惯了别人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谢京修,很不习惯。
这一瞬的谢京修觉得,她一定是有恃无恐。
作为皇帝,应该讨厌别人这样的。
但许是这个女子的声音太好听,长得太好看了,谢京修注视着阮星对高全开口,“摆晚膳。”
高全私以为,这个时候吃晚上,有些早。
奈何,自家陛下都这样说了,只好下去准备。
‘晚膳’很快就上来。
没有传说中的九九八十一道,这青年天子的晚膳只有八道。
阮星面前的,只有五道。
但阮星已经很满足了。
在谢京修动筷之后,立刻头也不抬的吃了起来。
一刻钟过去。
阮星的饭菜已经见底了。
谢京修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能吃的女子。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谢京修见对面的女子抬头了,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何事?”谢京修出声问。
“陛下,你吃好了吗?”阮星看了眼谢京修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
“嗯。”谢京修一边应声,一边方才手中的筷子,“你想说什么?”
主动坦白?
谢京修觉得不可能。
“陛下,你吃不完的可以赏给我吃么?”
没办法,她饿。
他是大帅哥,所以她不嫌弃他。
谢京修:“……”
看着自己面前没怎么动的饭菜,再看阮星的空盘子,沉默了。
“你没吃饱,我再让人去给你准备。”
阮星:“不用了,我就吃陛下剩下的。”
他又没怎么动。
重新下去做,她又要等一阵了。
吃了东西,依旧饥饿的阮星表示,她不想等。
见阮星坚持,谢京修只好有些别扭的准了这人的请求。
高全心想,这娘娘手段还挺多。
都会自然不做作的求赏赐了。
·
吃饱喝足的阮星,终于开心了。
她重新坐回之前的椅子里,见谢京修依旧不和她说话,就开始自顾自的想着,如何花对方国库里面的钱了。
想着想着,就给她想困了。
即将睡过去之间,阮星想,算了明天再想花钱的事情吧。
谢京修一直不问阮星之前的事情,就是想着等阮星自己说。
毕竟,事情太离奇了。
结果,这女子还挺沉得住气。
谢京修又批改完一个奏折,向阮星看过去,就看见了一个打瞌睡的女子。
用手臂撑着脸,像极了他小时候看见的睡觉的猫。
但猫是猫,和人不一样。
在谢京修的记忆中,这是头一个,直接在他面前睡觉的人。
谢京修一时之间,心情十分复杂。
高全顺着自家陛下的视线看去,也看见了在睡觉的阮星,“……”
高全:他就从未见过如此胆大的女子!
谢京修看了阮星一会儿,对高全出声,“去把她叫醒。”
高全:“诺。”
他一边往阮星的方向走去,一边在心中为阮星默哀。
这明目张胆在陛下面前睡觉的第一人,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娘娘,醒醒。”
叫一次,没叫醒。
高全:“……”
他提高了一点音量,“娘娘,醒醒!”
阮星迷糊抬头,纠正道:“发音不对,我的小名叫星星。”
高全无语了,谁在叫你小名啊!
这种人,死有余辜。
谢京修被这人睡觉的不设防,气笑了。
这一刻他觉得,哪有什么复杂背后?
这人、这脑力,怎么也不像是能想那么多事情的。
谢京修觉得,她不会是连他为什么突然找她都不知道吧。
谢京修小时候听过一句话——愚蠢,是可以传染的。
想到这个,谢京修别过头对高全开口,“带她去偏殿休息。”
快!
高全:“……”这和他想象中有些不一样啊。
陛下这是在关心这本应死有余辜的人?
阮星被领到屋子之后,简单洗漱完毕之后,就找到床榻,倒头就睡。
谢京修则是继续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
这中间的时间里,他的头又疼过了一阵,但好在马上就到他每日不疼的时间了。
直到月亮高挂,谢京修才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这种处理完手上所有事情的感觉,真的是久违了。
难得的舒心,谢京修决定今晚不在软塌上睡觉了,他要去偏殿了床榻睡,顺便泡个汤池。
从汤池中出来的谢京修,一身轻松。
和以往不同,今天泡了汤池的他,周身都是暖呼呼的。
今晚,他一定能睡个好觉。
睡之前,谢京修这样想着。
只是,刚躺上去没多久,他的头又开始疼了。
谢京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