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 難度再次超神-第七十二章 你會爲他誕下子嗣嗎?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 難度再次超神-第七十二章 你會爲他誕下子嗣嗎?

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
小說推薦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反派:垂钓万年,我专钓男主机缘
陈家飞舟上。
虽说此行目的是送女,但排场却不亚于出阁之喜:
陈家族长、陈家嫡子、陈家帝级老祖,亲自领队。
携貌美年轻女婢九十五名,极品灵石十万颗,天材地宝无数,仙器、魔器各十件,灵宝枚不胜举,权做嫁妆。
以及略施粉黛,便已倾国倾城的道姑新娘宁冰清,着凤冠霞帔,虔敬端坐于船头,可谓是给足了姬青灵面子。
毕竟对面那人是剑祖,若是礼数没做周到,被那位误会成他们陈家蔑视剑祖之威…这后果,他们可担当不起。
飞舟行驶到半途。
陈凡端着盘仙果,蹑手蹑脚地走到道姑身旁,面露讨好之色,道:“冰…冰清…吃点东西吧…刚到的仙果。”
其实陈凡一直都是把宁冰清,当成女神看待的。
即使定了亲。
他依然对宁冰清以礼相待,不曾逾越雷池半步…
怎么说呢,就像是舔狗和女神一样,舔狗明明很想占有女神,却又总是会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配不上女神。
再说通俗点,就是自卑,但陈凡只是对宁冰清自卑。

“何苦?”
今天的宁冰清依旧是静人格,云淡风轻:“你既然如此喜爱贫道,为何要将贫道推给他人,心里不难受么?”
“我…”
陈凡张了张嘴,似乎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可看着后方面无表情的陈家大帝…满腔不甘,也只能汇成一抹苦笑:
“若冰清你能幸福,我便不难受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宁冰清手捻莲花印,转过头,霜眸平静,平静问道:
“你又不是贫道,怎知贫道幸不幸福?”
这是一句普通的疑问句,不含深意:静人格状态下的宁冰清不会装模作样,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表面涵义。
“那冰清眼里的幸福,是什么?”
陈凡充满期待地问道。
“大道。”
宁冰清不假思索:
“朝闻道,夕可身死,无悔!”
陈凡一愣,旋即自嘲一笑:
“也是,你是道痴。”
他也不晓得自己在期待什么。
宁冰清大概是不会喜欢上谁的吧?
至少于目前的她而言,大道至高无上。
这般纯粹的一个修士,心系上谁的样子…
陈凡实在很难想象。
“那…”
沉吟片刻,陈凡又问道:
“你会为他诞下子嗣吗?”
“不知道。”
这个问题。
饶是以宁冰清天塌不惊的心性,都不禁有些恍惚,只好以一句“在剑祖面前,不是贫道能说了算的”来搪塞。
陈凡不说话了,脸色微微涨红。
似乎想到了某些不对劲的画面:
这个高冷道姑挺着大肚子,站在自己面前,一边控诉宁凡拔吊无情的渣男行为,一边明里暗里示意自己接盘…
“你是在幻想贫道孕育子嗣时的模样么?”
宁冰清察觉到异样,脸色忽然古怪起来:“贫道所修的功法告诉贫道,你在兴奋,你似乎很希望贫道为他…”
“诞下子嗣?”
【轻小说】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境外版)
《红尘七情诀》修的本来就是生灵的七情六欲,这点与宁凡修炼的《太上极情经》多少有点异曲同工之处。
所以,宁冰清对生灵情绪的变化,格外敏感。
所以…
这个陈凡,是个变态?
宁冰清柳眉轻挑。
翘臀不着痕迹地朝旁边挪了几寸,离陈凡远了一些…
好恶心呀!
“胡…胡说八道,我没有!”
见状,陈凡连忙停止臆想,手足无措,狡辩道:
“我…我那是恨他,你千万不能为他诞下子嗣啊!”
唔。
陈凡这幅慌乱的姿态,落在宁冰清眼里,怎么看都像是在口不择言,理不直,气也壮…这信服力也太低了。
不过。
宁冰清的性格注定了她不会去与陈凡争论什么:“你说没有便没有吧,至于诞下子嗣此事…贫道无能为力。”
宁凡是剑祖的男人。
只要剑祖不介意并发话,就算她不想生,也得生。
这根本不是她一个碎虚修士,能决定的。
“你们好像都很怕那个剑祖?为何?”
陈凡还是想不通。
他和宁冰清是小辈,怕剑祖就算了。
他父亲陈家族长,未至大帝,怕剑祖也说得过去。
可…
他们陈家的大帝老祖,为什么也那么惧怕剑祖啊?
不都是大帝吗?
不游泳的小魚 小說
哪怕打不过。
四六,三七,再不济,鱼死网破总该是可以的吧?
剑祖就一点都不忌惮同阶大帝吗?
闻言。
宁冰清没有解释,却是反问了一句:
“前阵子,刘家大帝死了,你可知道?”
“知道啊,被剑祖杀的嘛,这能说明什么?刘家那尊帝都快老死了,寿血干涸,我们家老爷子也能斩他呀。”
虽然陈凡是个纨绔。
但大帝陨落这么大的事,他还是知道的。
“能说明什么?”
宁冰清嗤笑一声,又问道:
“那你可知,剑祖是如何斩杀刘家残帝的?”
“如何?”
“刘家大帝联合数家宗祠,要寻那位宁公子麻烦,剑祖在天尸葬地,相隔数万里,以柳条为剑,向帝而斩…”
“然后呢?”
“然后…然后…”
话音骤滞。
俏道姑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娇躯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而她那对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蓝色瞳孔…
此刻却罕见地被浓浓的恐惧覆盖。
紧接着,淡雅气质全无,宁冰清连滚带爬地,一直爬到飞舟角落,直至无路可退,她才抵着墙沿,缓缓蹲下。
玉臂死死抱住膝盖,蜷缩成一团,一字一顿,呢喃道:
“一剑既出,万事皆休。”
仅是回忆那一剑,便直接逼出了宁冰清的惧人格。
这是俏道姑宁冰清,第二次一天内跑出两种人格…
堪称神迹!